猪窝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架空历史>神仙的地盘 > 016章 犯虎威

016章 犯虎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他们不敢见千草,长发披肩的千草却和紫天衣姐妹踩着月光,如晚风一样悄悄的来了。雅雅和蓝jīng灵三个去了图书馆,皮卡去了食堂吃免费晚餐,屋里只有三个大男孩。
“今天真是不好意思,都怪天衣不懂事,你们别跟她一般见识。”紫天裳xìng感妖冶,衣着暴露,勾魂的眼睛瞄向大黑石。

大黑石来了jīng神,忙说是误会,却看不到乐天和独孤满眼杀气的望着自己。

灯光柔和,桌上有一盘糕点,是雅雅忍不住诱惑买的。千草手里拎着几个小袋,放在桌子上,从里面掏出几件衣服递给脸sè不好看的乐天和独孤,眼睛含笑,说:“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不如人意,可是是好是歹,都得受着。我们玩的时候,见这几套衣服不错,就买来给你们,希望你们喜欢。”

千草仿佛成了一个姐姐一样开导他们,乐天火气立刻消失,接过衣服,是一件白sè衬衫。

独孤倔强的不肯要,昂着头上了楼。

“我说这是误会,你们一定会相信。”

大黑石不忘配合紫天裳。

暗地里,乐天也在想怎么突然就喜欢上了千草,他也问过蓝jīng灵和皮卡,可是两个人哪里会懂。现在,乐天盯着手里的白衬衫,终于知道了。噪杂混乱的人群中,只有她安安静静的像高山上的一株小白花;无论高不高兴,只有她会毫不抱怨的选择微笑;千草给人的感觉就是那样亲近,甚至让人怜惜,让人忍不住要时时刻刻都见到她。

想到这里,乐天咧嘴一笑,看白痴似得看向楼梯,暗里道:“独孤你个白痴,跟我抢,一巴掌扇飞你。”

本来就不乐意来赔罪的紫天衣看到乐天一脸“坏笑”,忍不住大声说:“看吧,我就说这个人跟白痴一样,说不定明天就高高兴兴的去游山玩水去了,你们还让我来道歉。”

紫天衣撅着嘴不满,紫天裳却似乎很关切的说:“乐天,田牧师兄功力不高,可是依然是武士高手,你们两个加在一起,两个月后也打不过他,我给你出个主意,你们去找光头虎师兄,让他帮你们训练。”

紫天衣眼中快滴水了一样,大黑石看到,闷在一边不说话。

见乐天意动,千草也劝道:“光头虎师兄是武将高手,剑宗的人对他很是忌惮,他帮你们,也许你们能赢。”

他们在木楼里商量的时候,四大分院的弟子们都在看一份报纸,上面写着青龙会会报,头版就印着乐天、独孤和田牧的头像,标题写着——问题新生的开学艺术。

青山石和几个院长也在看这份青龙会发行的报纸,里面历数了乐天和独孤从刚进鹦鹉洲开始,和赵毅的打斗,城墙外的煎油饼,魔鬼山的争风吃醋,演武台的青龙旗,图书馆的火影,以及上午的得罪剑宗。

君子剑刚从驻扎地回来,脸sè有些不好看,把这事交给青山石,一气之下,飞到宿舍区。

道醒大院长依旧一副yīn沉的样子,脸上的皱纹挤在一起,说:“过刚则易折,吩咐下去,这场比斗取消。”

青山石和龙婆婆错愕,见道醒一脸坚决,只得同意。

道醒大院长走后,龙婆婆双眼浑浊的说:“青山石,你觉不觉得道醒最近很奇怪,上次演武台的时候他就企图干涉青龙会的决定。”

青山石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议论,深邃的目光奇光变幻,随即恢复正常。

乐天和千草她们还在商量怎么让光头虎帮忙的事,君子剑落到院内,冷冷的说道:“乐天,出来!”

乐天一怔,急忙出去,心里纳闷君子剑找自己干嘛。

千草她们也跑了出来,君子剑挥了挥手,让他们回去。大黑石也被君子剑斥回木楼,灯光朦胧的院子里,只有君子剑和乐天。

“为了一个女人拼死拼活,是我剑宗的忌讳,不该是你做的,看一眼也不能:你可知错?”

君子剑面sè冷酷,目光炯炯的盯着乐天。

“院长,为了一个女人,我们不会拼死拼活,可是遇到一个卑鄙的师兄,我们不会忍气吞声。”乐天想起在地球时被学校开除,也是因为没有忍气吞声,如果在这里自己也会有同样的结局,那么,所有的兴奋和期待等于是自欺欺人。乐天心里不忿,毫不示弱的盯着君子剑的眼睛,说:“在我们位面,一个地位低、什么都没有的人向我这样盯着地位高、前来兴师问罪的人,下场不会太好,可是无论下场怎么样,我都是在做自己该做的。”

乐天怨愤不平,埋在朦胧的灯光里,和君子剑对峙。

院子外围了一些看热闹的新生,千草她们三个没有走远,躲在人群里。听到乐天和君子剑理论,从来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千草突然感到这个大男孩也并不是只会调皮捣蛋,看向他的目光多了几分柔和。不过,她知道就算有天接受了乐天的爱情,他们也不会有未来,像飘絮一样只会是漫天的忧伤。

紫天衣透过人群,见乐天眼中像是有一团火,心中一软,悄悄的趴在千草耳边说:“千草姐姐,你看那个臭乐天变成不畏强权的英雄了,等下就变成死鬼了,你还不去帮他。”

千草“啊”了一声,被紫天衣推出去,千草顺势出声说:“君子剑院长,乐天和独孤是新生,你不能这么说他们。”

独孤和大黑石跑了出来,和乐天站在一起,骄傲的独孤昂着头颅,破罐子破摔,说:“君子剑院长,你自己教的弟子品行不好,怎么来怪我们做错了事!”

“独孤,别说了!”千草把独孤和想开口的大黑石推到一边,害怕君子剑责罚他们。

紫天衣难得的第一次看乐天顺眼,在人群里大声喊道:“是啊,院长你欺负人!”说完撇下紫天裳自己跑了。

君子剑方正死板的脸上面无表情,深深的看了乐天和独孤一眼,轻飘飘的飞向三年级的宿舍区。

光着膀子、穿着一个大裤衩的田牧原形毕露,和几个好友在院子里大骂乐天和独孤,yīn笑着商量怎么不露痕迹的教训他们。

“两个混蛋跟我抢女人,我不把他的脸打成猪头,我也来一次裸奔。”田牧哈哈大笑,旁边人紧张的扯了扯他,结结巴巴的说:“宗......宗主......”

“宗主?君子剑院长除了剑还懂什么,到时候......”

披头散发的田牧偶然一扭头,眼睛一抽,瞬间中风般从从椅子上弹起来;君子剑满脸寒气的站在院墙上,剑仙的气质被一股千年寒冰的气息取代。

“好得很,这就是剑宗的好徒弟。”君子剑说完,有气没处发,直接飞回鹦鹉洲外的驻扎地。

田牧惨呼一声,追出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君子剑的人影。

第二天,武院的弟子们正在议论乐天他们和田牧的比斗,院方发布禁令,禁止乐天和田牧的比赛。弟子们错愕之时,君子剑发布了一条命令,命赵毅组织两个月后的比斗,直接把大院长的命令顶掉了。

武院弟子们好奇心大增,纷纷打听君子剑院长为何和大院长对着干。

于是内幕被手眼通天的弟子们挖了出来,田牧和乐天三人的人气瞬间超过历届武道大会的优胜者,走到哪里都被人认出来。

“看,那就是剑宗的田牧,真他么人才啊,连武院第一高手都感当面骂!”

田牧老脸通红,捂着脸跑回了家。

“看,那就是新生独孤,这个也是人才啊,当着面骂君子剑院长不会教徒弟。”

独孤昂着头,内心忧伤的跑回了家。

“看,那就是惹祸jīng乐天......”

乐天乐呵乐呵,内心悲哀的跑回了家。

抿嘴微笑的赵毅一扭一扭的到了木楼,身后跟着高挑的叶风竹。

乐天和独孤垂头丧气的坐在桌子的两侧,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继续埋头。

“我说,按照规矩,两位师弟是不是发表一下感言,比如我很感谢君子剑大人给我这个机会成名之类的。”赵毅哈哈大笑,对两个面红耳赤的大男孩说:“剑宗内讧,田牧现在连剑宗的大门都不敢进,这正是天赐良机,你们或许可以打败他。”

见两人置若罔闻,叶风竹坐到椅子上,说:“从现在开始,我来给你辅导,争取两个月后达到武士境界。”

乐天和独孤摇了摇头,说:“我们已经和光头虎师兄说好了,他帮我们训练。”

叶风竹推了推粉红sè的眼镜,强势的说:“我教你们剑宗的剑法,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叶风竹是道宗的弟子,也加入了剑宗,不过历来都是以第一次加入的分院为自己的代表,所以论到名誉之类的时候,她就不是剑宗的弟子。

乐天和独孤相互看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乐天说:“独孤不喜欢剑法,我来学,到时候我用剑法缠住田牧,独孤用道术打闷棍,不怕他不服。”

赵毅听说要“打闷棍”,眼睛亮了起来,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扭一扭的去了青龙会。

本站最新网址:https://zwxs.org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