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窝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架空历史>傲战幻空 > 第五章 徐倩倩

第五章 徐倩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徐皓一脸的黑线,这小妮子反shè弧也太长了吧…
“咳咳,这个..稍微恢复了一些。那个..我..爸..爹呢?”徐皓一语带过,赶紧转移话题,毕竟灵魂融合太过骇人听闻了。

灵魂的融合,伤势的恢复一定和他重生有关,徐皓决定,绝对不能暴露!

“家主和姜爷爷去书房了。”徐倩倩笑了笑并没有多想,看着徐皓略微苍白的脸,心中升起一股异样,渐渐看的出神了…

徐倩倩小的时候独自流浪,没有人愿意陪她玩,只因她是孤儿,只因她穿的破破烂烂。她走到哪里,嘲笑的声音就在哪里响起。

她独自躲在偏僻的角落里哭。她害怕!害怕别人说她是野种,害怕看见别人和爸爸妈妈在一起,而她却孤苦无依。

直到一个大雪的冬天,徐彦均偶然在一所破屋内看到蜷缩在角落的徐倩倩,见其可怜,就把带她回了徐家。

徐家没有人嫌弃她,每个人都对她真心的疼爱。她在徐家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徐皓,生命中第一个关心且照顾她的男子。

她还记得与徐皓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年,徐皓八岁,她六岁。

刚被徐彦均带到徐家的时候,她蜷缩在客厅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好一会儿,才偷偷的抬起张望。而第一眼她看到的是一个男孩的身影。

男孩身子站的笔直,双手背负,静静的看着她。

徐倩倩幼小的身躯不由得又向墙角缩了缩,哪怕单薄且破碎的衣衫贴在冰冷的墙壁上寒冷刺骨,也让她能感到暂时的安全。

男孩开口了:“我爹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妹妹了。”

徐倩倩缩了缩头没有说话,只是颤颤的发抖。

她不知道男孩会不会像以前遇见的人一样,嘲笑她是野孩子,说她是野种,她不敢回话。

褴褛的衣衫遮不住徐倩倩幼小的身躯,虽然徐家的客厅比她以前居住的破屋暖和许些,但是深冬的寒冷仍让她感觉阵阵悲寒。

徐倩倩看了看男孩脚上的棉鞋,心想:那该有多暖和。

而自己一双裸露在外灰灰的小脚,只能不断的在地上摩擦取暖。

她又状着胆子瞅了瞅男孩身上的棉衣,想到:我要是能披上一会,那该有多好。

我是多么渴望自己双手紧紧怀抱的瘦弱身躯,也能有件缓和的衣裳披在双肩。

但是,我没有…

不!她有了…男孩脱下棉鞋穿在了她的脚上,退却了棉服挡在她的胸前。

她看着男孩,男孩看着她。

男孩的眼中满是纯净,脸上的笑容让她感到阵阵温暖。

脚上的鞋子,胸间的棉衣,都带着男孩的体温。只是,自己缓和了,却变成男孩发抖了。

“真缓和。”徐倩倩笑了,笑的是那样的令人酸楚。

仅仅一双鞋子,一件棉衣就让徐倩倩满足了,而就是这些,徐倩倩以前都不曾拥有。

“你好,我叫徐皓,你叫什么名字。”男孩伸出手说道。

“我...我没有名字。”徐倩倩低着头,说话的时候满是小心。原本伸出要与男孩相握的手,不由得又缩了回去。

男孩的手洁净无比,而徐倩倩的手却是黑灰污渍。

徐倩倩把手放在在自己残破的衣服上擦了擦,但不小心蹭到了男孩的棉衣之上,徐倩倩紧张的拍了拍,但是越拍越脏。徐倩倩惊慌了,她不知道男孩会不会生气。嘴里不住的说:“对不起,对不起…”

男孩没有理会徐倩倩的惊慌失措,抓住徐倩倩瘦弱的小手,双手贴在小手外边,说道:“这样就不冷了吧。”

徐倩倩感受着男孩双手的温度,脸上洋溢着甜美的笑容。

两人都没有理会沾上污垢的棉衣,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对方。

“给,这是我最贵重的东西了,今天送给你,一定要收好哦。”徐倩倩伸出另一只脏兮兮的小手,掌心里放着一颗黄豆大小蓝白相间的玉块。

徐皓伸手接过,贴在眼睛上仔细看了看:“真好看,我一定会保存好的。”

就在此时,徐彦均走进大厅:“皓儿,你衣服呢?”说着又看了看徐倩倩。

男孩被吓了一跳,手上的玉块一松正好落到嘴里吞了下去。

徐倩倩以为徐彦均见自己穿着男孩的衣服要发火,大着胆子声音稚嫩的说道:“衣服和鞋子是我抢来的,不关他的事。”

男孩听后急忙解释:“不是,是我披在她身上的。”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再高明的谎言也逃不过大人的眼睛。徐倩倩瘦弱的身体怎能抢过比她高出一头的徐皓呢。

“皓儿,你去穿件衣服。”徐彦均指着徐倩倩佯怒道:“你这小丫头竟敢撒谎。”

别看徐彦均凶神恶煞的,但眼中尽是赞赏之意,如此幼小的年纪就知道维护他人,可见其心xìng之善。

徐倩倩可不知徐彦均的想法,吓得打了个激灵。

就在同时,徐皓挡在了她的身前,直视徐彦均的眼中满是坚定,说道:“爹,不管她的事,你不是是说她是我妹妹吗,衣服是我给的,她有什么错?”

徐彦均被二人乐了,不再吓唬徐倩倩,温和的说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们了。我命人给你这个妹妹准备了热水洗澡。你快去穿衣服吧,小心着凉。”

两人顿时都松了口气。徐倩倩发现徐彦均其实也并不是凶神恶煞的人。

徐彦均看着二人满意的点点头,大笑着走出来客厅。

徐倩倩洗过澡后,穿上了一身合体的新衣服。衣服布料很普通,但在徐倩倩眼里,绫罗绸缎都没有这件衣服好看,这是她第一次穿上没有破洞的衣服,也是她第一次拥有的自己的衣服。

直到今天,这件衣服还珍惜的藏房间内。

徐倩倩欢喜的穿着新衣服又在客厅与徐皓相遇。

徐皓表情有些失落,对徐倩倩说道:“对不起,你最珍贵的东西被我掉吃了。”

徐倩倩展颜一笑,说道:“没关系,就是一块碎玉片而已,忘了它吧。”说着两人就嬉戏起来。

其实这块玉片自徐倩倩记事起就在身上,可以说,玉片是徐倩倩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东西,也是她寻找素未谋面的亲人唯一的凭证。但是她为了安慰徐皓,之后也没有过多提及。

在以后的rì子里,她被徐彦均起了名,叫徐倩倩。

徐倩倩随着年龄的增大,徐皓又没有人照顾,她顺理成章的成了徐皓的贴身丫鬟。

虽然她只是个小丫鬟,但她对生活十分满足。

在山前镇里被欺负的时候,是徐皓帮她打架。有的时候徐皓被好几个孩童打倒在地,身体伤痕累累。但是徐皓宁可多挨几下也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徐彦均对徐倩倩也很好,待她如亲生女儿。虽然二人没有父女之名,但是她也是把徐彦均当做父亲看待。

她每天都陪着徐皓,为徐皓打理一切。

随着二人渐渐长大,情窦初开的徐倩倩心中已无他人,她的心都给了徐皓。

当听说徐皓要去林家提亲的时候,徐倩倩脸上洋溢着高兴为徐皓祝福。而到了徐皓出发的当天,她不敢相送,怕徐皓看到她脸上的泪水,却只能躲在角落里独自的哭泣。

她知道自己配不上徐皓,而徐皓能幸福,她就满足了。

没有人不想与自己心爱的人共度一生,徐倩倩的姿sè也不差于林琳,甚至更高一筹。只是身份的不同却注定与徐皓无缘。

而后,徐倩倩得知徐皓没有和林琳定下婚事,重伤垂死。她恨不得替代徐皓,徐皓昏迷了三天,她也跟着三天没合眼。白天红着眼睛一趟又一趟的往徐皓的房间跑,晚上在房间里整夜的祈福,困了,就用辣椒涂涂眼睛,累了,就用针尖扎下手指。

落泪只在无人时,这些徐皓都不知道,而徐倩倩做的无悔。

只是,现在的徐皓已经不是从前的徐皓了,但他已融合了徐皓的灵魂。

他以后又会对徐倩倩这个痴情的女子如何呢?一切无解…

徐皓静静看着出神的徐倩倩,这才发现徐倩倩竟也是如花似玉的大美女。

虽然徐倩倩才年过十四,但清秀的脸上已显出绝美的轮廓。一头柔顺滑亮的青丝,随意的圈在发簪之上,留下几缕发丝垂在耳边。脸庞白质,线条柔和。略淡的娥眉,带着一丝不食烟火的意味。一双迷人而又闪亮的大眼睛,闪烁着聪慧的光芒,相信只要眼睛一亮,绝对是想出了什么好点子。那双重叠的眼皮上面张着细长地睫毛,若是配上提溜一转的眼珠,也有说不出的灵动。俊俏的粉鼻下面,樱桃小嘴微微翘起,看得徐皓恨不得咬上一口。柔弱无骨的双手,体态婀娜的身姿。再加上从不擦拭粉黛的素颜,清秀中透露着倾人入心的气质。令人一眼就能将她铭记于心。

“唉,徐皓以前真是抠眼屎弄瞎了眼,因小失大呀!这徐倩倩不是比林琳好看多了?早知如此,还不如娶徐倩倩呢。”徐皓对以前的徐皓尽是鄙视之意。

但他也不想想,若不是徐皓提亲不成,伤重垂死。又哪能轮得到他重生呢。一切的一切命中都早已注定。

徐倩倩缓过神来,而徐皓正紧贴着徐倩倩的脸仔细研究,两人的脸相距只不过几毫米而已。

徐皓看着缓醒的徐倩倩,眨动了两下眼睛,而徐倩倩眼睛也接着眨动两下,但徐倩倩好像想到了什么,脸红的如同红布一样。身子急忙向后一退,双手相互的揉搓着吞吞吐吐道:“这个..那..我去叫家主。”说后闪电般的冲出了徐皓的房间。

徐皓正愁不知怎么对徐倩倩解释,看着奔出房间的徐倩倩顿时舒了口气。但刚躺在床上的身子一下子又做的笔直:“糟了!我恢复的事我那便宜爹要知道了!”徐皓经过一晚的休息伤势已经恢复大半,虽然脸sè还略显苍白,但已无大碍。

徐皓昨rì还重伤垂死,动不了身。今天就能躺能起,行动如常。若不被徐彦均发现点什么才是奇怪呢。

徐皓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思前想后也没有想到推搪的对策。

兵来将挡,水来土埋!不管了!

徐皓看了看床边的肉粥,嗅了嗅鼻子,直接端起肉粥就三下五除二的喝了个干净。

咂咂嘴说道:“没饱。”身子顺势向后一趟,只等他那便宜爹的到来。

;

本站最新网址:https://zwxs.org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